您的位置:首页 > 高等教育 > 高教视点> 正文

是非国奖

www.jyb.cn 2016年04月06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是非国奖

——北京某高校研究生国家奖学金评选调查

  看着手机上的银行短信提示,张洋长出了一口气,国奖的2万元奖金已经打到他的银行卡上。

  “国奖”的全称是“研究生国家奖学金”,获得这项奖励足够令人感到欣喜,张洋却更想用“五味陈杂”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甚至有一种隐隐的沮丧感”。这背后,是由评奖而引发的种种纷争和其中的是非曲直。

  相比之下,同校的孙勇则很失望。这位研一时候便被公认为研究生国家奖学金不二人选的“学霸”,最终却与其失之交臂。

  回忆起这段经历,孙勇觉得自己“如同做了一场梦”。

  “拿国奖像一场长达几年的考试”

  在很多人眼中,国奖于孙勇已经是“囊中之物”,他也觉得自己“已经赢在了起跑线上”。

  大学毕业工作了4年后,张洋考入了如今就读的北京某重点理工类大学人文学院,重回校园的动机很单纯,“就是想再多读几年书”。

  读硕士的两年里,张洋的绝大多数时间留给了教室和图书馆,临近毕业季,他并没有像身边的同学们一样为求职奔忙,而是早早联系好了导师,安心准备博士入学考试,打算继续深造。

  与张洋同一年读硕士的孙勇,本科毕业后直接保送读了本校的研究生,孙勇就读的专业是学校的王牌专业之一,竞争颇为激烈。尽管如此,孙勇的成绩一直优异,是同学们眼中不折不扣的“学霸”。

  读研后,孙勇的学习成绩一如既往地名列前茅。同学们眼中,这个面色白皙、身体瘦弱的男生不擅长与人打交道,言辞间时常锋芒毕露,但专业基础好、科研能力很强。

  每到新学年,学校都会进行综合测评,对每个在读研究生过去一年里的学习成绩、科研成果和社会实践情况进行综合打分,其分数将作为评定每个人下一年度奖学金的主要依据。

  平静的生活不久被打破了,辅导员在班级QQ群里发布了一份《关于组织评选研究生国家奖学金的通知》,如同一块石头撞击到湖面,激起层层浪花。

  《通知》里提到,按照学校要求,学院将于两周之后组织评选研究生国家奖学金,综合测评排名将作为评定国奖的主要依据,一时间,这次综合测评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

  2012年9月,教育部、财政部联合印发了《研究生国家奖学金管理暂行办法》,首次设立研究生国家奖学金。《办法》规定:研究生国家奖学金每年奖励4.5万人,其中博士研究生1万名,硕士研究生3.5万名。奖金额度博士生每人3万元,硕士生每人2万元。如文件所述,这项奖励旨在“促进研究生培养机制改革,提高研究生培养质量”。

  按照学校的分配,张洋所在学院的硕士生将有2个国奖名额。此前虽然对国奖也有所耳闻,但张洋并未过多关注过相关细节,在他眼里“获奖只不过是日积月累的副产品,不应是极力追求的结果”。

  与张洋的漫不经心不同,孙勇早在大四时候就把获得国奖视为自己读研期间重要的奋斗目标。

  大四时推免结果刚一出来,孙勇就进入了导师的课题组帮忙。其时正赶上当年的研究生国奖评选结束,课题组里两位师兄拿到了国奖后请整个课题组的人吃饭。大家的交口称赞和师兄们意气风发的情形让孙勇大受触动,一向好强的他当时便暗中立志:以后一定也要拿到国奖。

  基础好,加上比很多同学更早接触科研,孙勇读研不到一年就已经取得了颇为丰硕的研究成果。在很多人眼里国奖于孙勇早已是“囊中之物”,孙勇自己也是信心满满,在他看来,“拿国奖像一场长达几年的考试”,而自己已经“赢在了起跑线上”。

  “标准莫衷一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采用量化评价的方法是绝大多数学校评定国奖时的选择,但如何进行量化,采用哪些指标,则是众说纷纭。

  研三的综合测评是基于测评对象此前两年的各项成绩进行计算,初步算下来平均成绩95分的张洋学习成绩是班里第一名。加之已在核心期刊发表两篇论文,张洋头一次意识到国奖距自己如此之近,这时他才发现并不是所有人都像自己一样,用顺其自然的心态看待这个奖项。

  一位同学不经意间告诉张洋,自己同宿舍的同学小林早在研一入学之初就已开始为国奖“谋篇布局”。

  小林的成绩并不突出,但一直热心学生工作,在班级、学生会身兼数职。按照学校规定,担任学生干部在综合测评时能够获得一定的分数。

  如果仅是如此,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令张洋惊讶的是,朋友告诉他,小林此前一次宿舍聚餐时酒后吐露真言:自己早早就仔细研究过学校有关国奖评定的规则,对各种加分项目熟烂于心,参与诸多学生工作只是为获奖而“刷分”的一部分。

  同时,小林还参加了名目繁多的学科竞赛,按照学校相关规定很多竞赛获奖可以在综合测评时加分。

  “规则只是笼统定义了国家级、省级和校级竞赛,并给不同级别竞赛的各级奖设定了不同的加分分值,但没有对竞赛的质量作出明确的界定。很多打着国家级、省级旗号的竞赛,实际水准却并不高。”张洋的辅导员认为,部分学科竞赛的含金量判定确实存在问题。

  “但管理者本身了解毕竟有限,难以一一甄别。标准莫衷一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辅导员补充道。

  发布于2012年的《研究生国家奖学金管理暂行办法》,对于研究生国家奖学金奖励原则的表述是“用于奖励普通高等学校中表现优异的全日制研究生”。

  而后的2014年,教育部和财政部又联合下发了《普通高等学校研究生国家奖学金评审办法》,进一步明确了研究生不得参评研究生国家奖学金的几种情况。

  国家层面的文件并未对国奖申请者的个人条件作出更细化的规定,各高校在评定研究生国家奖学金时多会结合自身情况制定一套评定细则,落实到具体执行的院系一级往往又会有相应的补充规定。

  采用量化评价的方法是绝大多数学校评定国奖时的选择,但如何进行量化,采用哪些指标,则是众说纷纭。

  学习成绩评分用考试成绩说话,最为直观,争议也最少。对思想道德的评价,张洋的学校也有相应量化方法,这部分分数被称为“德育成绩”,由同班同学之间相互评分,班里每位同学都会接受其他班级成员的打分,最后算得的平均分就是这名同学的德育成绩。担任学生干部,且工作考核合格者可以获得一定的加分奖励。

  科研方面,发表学术论文是学术能力较为直观的证明。但不同学术期刊质量千差万别,在上面发表论文的难度也不等。如何制定合理的评审规则,是各高校普遍面临的问题。

  以张洋的学校为例,学校发布的《研究生国家奖学金评审办法》规定:研究生在读期间发表学术论文按照SCI(科学引文索引)、EI(美国工程索引)、中文核心期刊、普通期刊的级别划分,分别可加10分、6分、4分和2分。

  “写过论文的都知道,非核心和核心期刊上发文章难度根本不在一个层级。甚至有不少普通期刊只要语句基本通顺,不管有没有学术价值,交了版面费就可以发论文。”该校一位在读博士生说。

  “既然没有违反规则,为什么不能加分?”

  什么样的论文可以加分,质量和字数分别应该有哪些标准,规则里都没有作详细界定。

  孙勇的综合测评成绩以绝对的优势排在专业第一,比排在第二的同学高了近20分,且发表了十几篇国际学术会议论文和中文核心期刊论文,排在第二的同学则只发表了1篇影响因子不高的SCI论文。

  整个专业有1个国奖名额,按照1.5∶1的比例推荐参评人数,四舍五入,孙勇和专业排名第二的同学获得了参评国奖的资格。

  尽管在学校的评价体系中SCI论文被认为具有最高含金量,但孙勇很自信,自己的论文也都发表在有影响力的期刊和学术会议上,且二人论文数量悬殊,他认为国奖于自己已经“十拿九稳”。

  综合测评结果初稿出来后,张洋居于小林之后排在了班里第二名。学院学生不多,同年级的研究生都编在同一个班里。

  以之前学校分配给学院的2个国奖名额计算,班里综合测评排名在前三名者将有资格参评国奖。

  由此看来,张洋拿到国奖大有希望,未曾想,几天后发生的一件事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以往成绩并不突出、这次综合测评成绩也仅居于班里中游的周文和小刘忽然提出自己有刚刚发表的论文,要求把这部分加分计入综合测评中。

  小刘上报的数字是在普通期刊上发表了6篇论文,周文的论文数则非常惊人——23篇,也全部发表在普通期刊上。

  几天后,当二人的论文呈现在全班同学面前时,班里的舆论被引爆了。

  “论文非常粗糙,很多地方连基本的语句通顺都没做到,更不用说提出有价值的学术观点。尤其是周文,23篇论文有接近一半发表在同一本半月刊上,甚至同一期上发表了几篇论文,正规的学术期刊绝对不会这么干。”张洋所在班级的班长陈浩说。

  在班级为此专门召开的班会上,爱较真的陈浩尽管自己没有机会参评国奖,却率先拍了桌子。

  面对同学们的诘问,小刘显得有些心虚,周文则不甘示弱,反驳的理由很简单:“规则只明确了在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可以加分,至于什么样的论文可以加分,质量和字数分别应该有哪些标准,都没有明确界定。既然没有违反规则,为什么不能加分?”

  在与周文的争辩中,一向不善言辞的张洋左支右绌。“明知道这是投机取巧,却拿不出有力的理由回击。”张洋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忿忿不平。

  气不过的张洋随后找到学院党委书记反映情况,书记听了张洋的陈述后也认为两名同学的做法不妥,但指出此前公布的评选规则毕竟没有就此明确作出限制。

  “评选已经进行过半,临时更改规则在程序上不合法,难以服众。”书记向张洋表示学院会吸取这次教训,“在下次评选时尽量堵住制度的漏洞”。

  周文和小刘最终还是如愿以偿,凭借发表23篇论文带来的加分,周文最终的综合测评成绩排在第一,小刘则排在第三。

  张洋由原来的第二名降至第四名,班里原本排在第三的女生小琴则跌落至第五名,二人都失去了推荐参评国奖的机会。

  辅导员宣布结果时,张洋虽然心里不是滋味,但也没再说什么,小琴却当场情绪失控,失声痛哭。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李烨 }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