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高等教育 > 高教视点> 正文

大学校园对外开放遭遇“花季难题”

www.jyb.cn 2016年04月05日  来源:中国青年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的一项调查显示,25.88%的受访者表示所在高校常年都有大量游客进入——

大学校园对外开放遭遇“花季难题”

  时值花季,各大高校迎来游客参观高峰期,校内游客数量骤增,校园管理和游客参观之间的矛盾也凸显出来。近日,中国高校传媒联盟随机向131所高校的在校大学生进行调查,仅有18.21%的受访者表示,其所在高校鲜有游客进入,25.88%的受访者表示所在高校常年都有大量游客进入。 

  为应对花季游客数量骤增,郑州大学于3月9日发布一则公告:“3月11日至5月15日,工作日禁止一切闲杂人员和校外机动车辆进入校园;双休日及节假日期间,禁止校外机动车(含出租车)及非机动车进校。” 

  此公告一出,当地多家媒体就对此事进行了报道,并由此引发了该校学生与网友、媒体间的激烈争论。目前,郑州大学已撤下该公告。 

  不少大学生受困于校园过度开放 

  郑州大学主校区绿地覆盖率达51%,校园核心景观达14.7万平方米,校内有上百种花卉,虽然处于郑州市西郊,离市中心较远,但每到春季,总有大量游客入内参观。在车辆禁入措施执行之前的周末,校内堵塞的车辆曾排出300米的“长龙”。草坪旁,即便悬挂着“草坪正在养护期,请勿入内”的条幅,还是有大量游客铺上野餐布,在草坪上野餐嬉戏,条幅也经常被儿童扯落在地。诸如此类的现象,在游客参观校园的高峰期经常能够见到。 

  与地处偏僻的郑州大学不同,广西大学则处于南宁市西乡塘区的交通枢纽,周边有居民生活区、各类商业场所,附近是广西大学附中,校内有名为“狗洞”的美食街,还有菜市场;且校内人员构成“很复杂”,除师生外,有教职员工家属,也有卖菜的、经营超市的,还有各类小摊小贩以及周边前来闲逛的居民。 

  对此,广西大学的黎禹君说:“说实话我去过很多别的学校,没几所像我们学校有那么多的车和外来人员,真的太杂乱了,一定程度上也会影响校园的安全”。 

  说起校园安全问题,黄钎乘深有体会。他所在的暨南大学曾发生过暴力事件,某在校学生在校内遭到社会青年群殴后被送进重症监护室。“当时感觉很恐惧。”黄钎乘说,“但在那之后,学校仍然全面对外开放,并未采取封校措施。” 

  据知情人士透露,类似暴力事件在该校内部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该高校另一学生表示,在足球场踢球时,也曾和社会青年发生冲突,幸好未造成人身伤害。当事人表示,只希望学校能在开放体育设施的时候加强管理和安保工作,保证学生的安全。 

  在受访大学生中,26.17%的学生表示游客进入学校对校园环境造成严重影响。 

  “大学的功能是教育,而不是供游客游览。如果由于一个学校的附加价值对它的学术产生影响,尤其是当这些游客确实妨碍学生的学习及正常生活的时候,对在校学生是不利、不公的。”厦门大学的王啸翀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在网友评选的“中国十大最美高校”中,厦门大学位列第二,来该校参观的游客络绎不绝,该校门口每天都会排满游客,以至于该校同学感慨:“在校园里连骑车都很难。”  

  而这些游客中,有一部分人还会进入教学区,在学生上课期间,趴在教室窗户上往里看,还有人在学生自习时,进入教室吃东西,在黑板上写写画画……对此,王啸翀表示:“我不支持学校对散客游览开放。如果进行学术交流,组织中小学生参观,或者学生家属探亲则另当别论”。 

  高校纷纷出台限流措施欲改变现状 

  在郑州大学此前的争论中,也有学生表示,由于部分游客的不文明举止对校园环境造成恶劣影响,学校不应该对外开放。但郑州大学社会学博士研究生董中煜认为,从高校特性来说,大学应该持有开放的态度,更多地和社会交流,而不是对立,或者孤立在社会之外。“尤其大学是学生进入社会前的最后一环,完全跟社会对象脱离,对社会、对学生来说,都不是好事”。 

  郑州大学后勤集团负责人李蔚原对此表示赞同,他说:“一个学校不开放怎么发展?学校属于公共资源,汲取了所有人的财富。虽然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太开放真的不利于管理,所以学校只要有可能就会选择开放”。 

  调查数据显示,有26.56%的受访大学生表示本校对游客进入采取了限制措施,其中59.77%的受访大学生肯定该措施虽然改善不大,但还是有一定效果。 

  广西大学采取通过收费限制车辆入内的措施,对行人随意进出则没有限制。该校进行门禁收费提请物价局审核并得到批复在广西属于首例,校外车辆进校收费标准为5元一次。据广西大学校园媒体报道,两年前刚实行收费门禁的第一个月,日均车流量就比上一个月尚未运行门禁制度时减少了2000多辆次。 

  而两年前还没上大学的黎禹君表示,现在依然有很多外来车辆和外来人员。她希望学校能再增加一些措施,对客流量稍加限制。“高校本该给学生提供一个静谧的学习和生活环境”。 

  厦门大学则规定:“周一至周五,厦大只开放中午和晚上两个时段让游客入校参观,日限游2000人,其他时间‘闭门谢客’。周六周日全天开放,需凭身份证登记进入。”但据王啸翀所说,执行这些措施后,虽然从宏观上减少了人数,但“人数还是太多了”,有游客为了进入校园甚至翻墙。 

  为了改善这种状况,厦门大学正在修建访客中心。“规定只有访客中心接待游客,或者限定游览线路,但这还只是一个草案,没有真正施行。”王啸翀透露。 

  名列“中国十大最美高校”之首的武汉大学也一直在调整开放政策。由于樱花大道封闭施工,今年武大赏樱的区域缩小了近一半,人文路成为赏樱的核心地点。加之此次武大采取网络实名预约、免费限量(周一至周五,预约限制1万人;周末,预约限制2万人)、双重核验的管理制度,相较于去年樱花节成了“樱花劫”,今年的赏樱人数大幅度减少。 

  虽然从3月7日开始,预约后3日才有参观资格,且每人在樱花开放期间仅能预约1次,但免费发放的18万张赏樱预约券对各地游客仍有不小的吸引力。为此,武汉大学官方微信发出“天涯何处无芳草,武大樱花看不了”的顺口溜,主动劝导公众不要向武大聚集。 

  清华大学早在2009~2010学年即作出相关规定,团体参观不仅有固定路线,且需提前3至15天网上预约;个人参观不需要预约,但须持本人有效证件登记。 

  高校的社会职能与教学功能并非无法调和 

  在高校是否应该开放的问题上,中山大学社会学系主任王进教授表示,大学校园当然应该开放。在他看来,大学的社会职能、社会责任要重要得多,远远超出了老师和学生所营造出的小天地。 

  “这跟整个大学应不应该开放是两码事,首先应该明确,基本原则是应该开放,不能拿特殊时期作为一种理由不开放校园,任何时候都应该开放,特殊情况特殊管理,进行疏导和控制流量。而在特殊情况下,采取任何一种措施以保证正常秩序当然是没有问题的。”  

  郑州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韩恒认为,学校最主要的功能当然是教学科研,但是校园还有传承文化、影响社会的教化功能。很多家长带着孩子来感受校园氛围、校园文化,这也是校园发挥社会功能的一种方式。但完全没有限制的开放,对学校的教学、学生的学习、生活、安全和学校环境肯定会产生一定影响。在这样的情况下,进行一定的限制是有必要的。 

  “校园本身的空间是有限的,如果人数超过它的承载量和承载能力,校方确实应该采取一些措施。”韩恒表示,但如果学校里面游客的数量没有达到极限,他认为,还是应该尽量公开,允许游客进入校园。 

  王进以武汉大学的樱花季为例,认为今年武大采取的预约制合情合理,是一种好的尝试。“没有人说武大没有这个权利,但不能以这个为理由就把校园用围墙围起来。”倘若有不好的效果,明年也可以再作改进。 

  面对具体可实行的措施,王进认为需要根据实际情况采取不同的办法,不断摸索、不断改进。“这个矛盾并不是不可调和的,如果真的成了一个问题,解决就好了。基本原则的选择来自于根本的价值关系,孰先孰后、孰轻孰重,在这个基本价值观念之上来建立基本原则,在基本原则之上则特殊情况特殊对待。” 

  韩恒认为,校方可以印制免费门票,游客使用身份证领取门票入内,票上还可以印制学校的图片和介绍。这个措施一方面可以为学校起到广告宣传的作用,另一方面也起到计数的作用。“计数后,可以根据学校的面积,采取科学的承载游客数量计算,一定时间可以限制游客进入量。”韩恒说。(郑州大学 杜冉 刘俞希 南开大学 孟德楠)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刘继源 }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